【创意写作】学生吐槽?非虚构工坊课居然敢这么上?——2019级作家班非虚构工坊授课心得
发布日期: 2020-06-04 浏览次数:

我们的生命就像一个周期,它漫长而又无序。行驶的痕迹就像夜空划过的星,一旦陨落,便无踪无影。所以,人类选择用相机留下星划夜空的美好瞬间,用纸笔记录人生的苦辣酸甜。

老师给我们三把斧,这玩意儿管用吗?

什么是非虚构写作?当代作家王安忆对此表示:“生活中确实在发生着的事情,波澜不惊,但它确实是在进行。可它进行的步骤,几乎很难看到痕迹,引起我们的注意。这就是我们现实的状态,这就是非虚构。”简单来说,就是用文学的手法来书写真实的故事,使其更具叙事美感和艺术性。

在上非虚构写作工坊课以前,非虚构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领域。第一次课上,佘飞老师从非虚构写作兴起的原因、背景和与其它文学类别的渊源讲起,为我们梳理清了这一写作类型的发展脉络。最初,对此我还充满疑惑,心想,我们不是来学习写作技巧的吗?老师讲的这些历史、背景、理论等对我们的写作有什么用呢?当一学期的课快要上结束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学习一门新知识,我们必须要追根溯源,非虚构写作兴起的背景和发展脉络可以帮助我们看清这一写作类型的特征和特性。虽然第一节课没讲写作的干货(写作技巧),但是这是一次十分重要的入门课、基础课,它就像是老师把非虚构写作的种子埋进了我们的心头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颗种子慢慢生根发芽。

从第二节课开始,佘飞老师开始讲授非虚构写作的“武功秘籍”,概括起来就是“三把斧”。

第一把斧:选题。佘老师首先给我们讲解了非虚构写作中的选题问题,然后让我们每位同学提交自己最想写的非虚构写作选题。“初次听见选题时我感到特别迷茫,如同在广袤的沙漠当中选取一粒最出色、却也最适合自己的沙粒一般,无从下手。生活中的人来来往往,尽管只隔着简简单单的肉体,我却不知其心事,我该选择谁来成为我笔下的主角呢?抱着满心的疑问我在村子中漫无目的地走着,转过院角,村里的老杨头坐在低矮的板凳上,躬曲的背让他抱成了一团,花白的头发长在了泥土一般的脸上,眺望远方的双眸却有着光芒,留守在家的老人充斥着孤独。于是,蜷缩着的他成了我笔下的文字。”孙绍菊同学这样分享到她的选题经历。

班上每位同学提交的选题都非常有趣,比如有的同学想写医院急诊科里的故事,有的同学想写农民工的生活,有的同学想写超市导购员的故事,有的同学想写自己的兼职经历,有的同学想写自己家族的故事,也有的同学想写自己的童年记忆,等等。佘老师组织大家讨论每一个选题是否成立,或鼓励大家就每位同学的选题自由发言、各抒己见,在参与讨论的过程中不仅打开了我们原本禁锢的写作思维,而且仿佛自己亲身参与了每一个故事的写作。最后由佘老师总结,并为每位同学的选题提出写作建议。

第二把斧:采访。选题结束后,接着老师又专门讲了非虚构写作中的采访问题。并让我们就自己的选题,提前准备了采访问题和采访提纲。这一步通过以后,老师便鼓励我们走出房门,走到现实生活中去采访他人,聆听他人的故事,并用文字记录下这些故事。蔡雪松同学写的是超市导购员的故事,他分享了他的采访经历:“我在采访前,其实是不好意思开口的,我在超市里徘徊了许久,后来想着,如果被拒绝的话就换一家超市,反正她也不认识我,这才鼓起勇气去询问能否采访。在采访前我准备了很多问题,但由于过于紧张,并没有问出口,只问了一部分,更多的时候我是作为一个倾听者,听张姐(化名)讲述她自己的故事。在她的故事中,我感受到了许多,虽然平平无奇,但充满了人间生活气息。而在谈到疫情期间的工作时,我更加叹服于他们默默无闻的付出。她们虽然无人关注,但也同样伟大。”

第三把斧:写作。佘飞老师说,采访好比买菜,现在菜已经买回来,这道菜该怎么做呢?这就涉及到写作的问题了。老师让我们一边研读经典的非虚构作品,一边写作自己的作品,并在课堂上组织我们讨论和修改彼此的作品。老师会就我们作品中的问题延伸到许多相关的问题,极大地拓宽了我们的思维和视野。当然,写作也是最难的部分,现实生活是零碎的,非虚构写作要把零碎的生活写成精彩的作品,而且不允许虚构,其实是很有难度的。“我和老人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天空的晴朗却挡不住我的问题带给他的昏暗,‘你一个人住多久了呢’‘你孩子多久回来呀’‘你想他们吗’在我一次次地提问中,老人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毫无语序的句子在他口中说出来带着伤感,我能感受到他的情感却理不清事情的脉络,这是我采访道路上的坎坷。抱着这些问题我在课堂上请教老师,老师说,采访应当了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没有事实的文章将会是虚无缥缈的。文学是有情之物,写作的时候,可以融入自己的情感。我将老师的建议带进了自己的文章,写起来似乎更加的顺畅。”孙绍菊同学说。

真实性是非虚构写作的基石,坚守真实是非虚构写作者的底线,这是老师在课上经常说到的话。虽然有些话,我们现在还不能深切地体会,但是我们一定会坚守底线,在自己的写作中慢慢体会老师在这门课上讲过的话。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老师已经把非虚构写作的三把斧交给我们了,接下来我们将沿着老师的指引,在非虚构写作的道路上跋涉、修炼。

老师与学生,谁才是课堂的主人?

非虚构工坊,一个看似课堂又像辩论会场的地方。在这里,没有讲台,只有舞台,只要有想法,有勇气,谁都可以绽放光芒。老师传道受业解惑并不是唯一的目的,师生各抒己见,侃侃而谈才是课堂的魅力。没有一成不变的标准答案,只有因人而异的独到见解。

佘飞老师说,“创意写作课是以创意为本位、以学生为中心、以作品培育为核心的课。”所以我们在上课方式上也与传统的文学课不一样。他说:“创意写作工坊课不同于传统的课,传统的课堂一般以老师为中心,老师讲什么,学生就记什么,老师是课堂上的权威,但我们的创意写作工坊课并非如此。在我们的工坊课上,老师只是课堂活动的组织者、引导者和管理者,学生才是课堂上真正的主人。我只讲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由大家来讲。”

在实际上课中佘老师也是严格这么做的,这让我们都印象深刻。比如,除了前面讲到的选题讨论、采访提纲讨论以外,老师还推荐了一些经典的非虚构作品,并要求每位同学研读,然后再分工,每一部作品由两到三位同学共同主讲。所以,班上每一位同学都至少有一次机会做主讲人。佘老师告诉我们,主讲人主讲的时候他(或她)就是课堂活动的组织者、管理着和引导者,他(或她)就是“老师”,就是课堂上的主人。主讲人不仅仅分享自己的研读成果,而且更要组织同学们参与讨论。同学主讲的时候,佘飞老师会暂时成为一名特殊的“学生”。

工坊课是一门以写作实践为主的课程,老师在课堂上讲最基础但又十分重要的内容,同时还要求我们在课后去采访和写作,并在课上讨论我们自己书写的作品。讨论作品也是非常有意思的环节。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可以在课上提出来讨论。在讨论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很多自己没有意识到的问题。而且讨论其他同学的作品,对自己的写作也非常有帮助。每次讨论结束,佘飞老师还会总结,并给我们建议。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每一位同学都参与了进来。而且我们很多同学口语表达都不太好,但是我们为了完成我们的主讲,我们都做足了准备,下足了功夫。而且佘老师在课堂上经常鼓励我们大胆表达,他说,我们这门课虽然是非虚构写作工坊课,但大家并不是只学习写作,当然,写作是最重要的内容。他还希望我们在课堂上学习口语表达能力、文本分析能力、阅读能力、逻辑思维能力、活动组织能力、资料搜集能力,以及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等等。

上课时我们并没有发现老师的良苦用心,现在回想上过的课,深刻地感受到老师的用心。我们为了主讲,会去阅读老师推荐的文本,阅读的过程中我们要思考,要提出问题,然后还得自己去搜集资料,自己解决问题。做PPT的时候,会思考问题与问题之间的逻辑,锻炼了我们的逻辑思维能力。课堂上主讲以及组织同学们讨论的时候,锻炼了我们的口语表达能力和活动组织能力。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掌握这么多技能,这一切真的是太奇妙了!

“虽然线上上课没有在学校的教室中有氛围,但是大家都能够参与到讨论中,而我在课余时间也会进行一些阅读。佘飞老师会提前让同学准备下节课所要讲的内容,听完同学的分享后,他会做一些补充,这样的授课方式让我深有感触,自己反复阅读并去搜集资料,这个过程比起仅仅只是阅读要更实在。在我要讲《哥德巴赫猜想》这篇文章的时候,老师提到了‘报告文学是如何写人的?’这一问题,带着问题我去搜集资料,不仅要了解文章的内容,还要去了解报告文学的相关内容,在做准备的过程中,让我感到比较困难的就是自己无法很好地将两者联系起来,所以在正式讲的时候,因为紧张,或是感到自己准备不够充分,而导致讲得不够全面。总体来说,收获还是很大的,自己的查阅,同学的分享,老师的补充都让我了解到了报告文学是如何写人的。”张茹萍同学说。

总之,在非虚构写作课上,我们都是课堂的主角,我们都是课堂的小主人。

第一课堂不够,第二课堂来凑?

如果说在课堂上是第一课堂,那么我们课下的学习是不是可以算是第二课堂呢?

老师在课堂上主要讲最基础又非常重要的内容,以及组织我们讨论,但课堂上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需要我们课后去完成大量的阅读和写作。佘飞老师说:“我们课上讲的是书上没有的内容,是帮大家解决你们解决不了的问题的。你们自己查资料能够解决的问题,我们没必要浪费上课的时间。你们是来学习创意写作思维的,是来拓宽写作视野的,而不是来学习所谓的写作技巧。技巧其实是最容易学到的,但仅仅学会了技巧就会写作了吗?当然不是。创意写作最重要的是创意思维。若是你想学习写作技巧,市面上有很多专门讲写作技巧的书,都比我讲得好,你们自己去看就好了。”

老师还建立了一个微信班群,老师经常会在群里讨论、分享一些与课程相关的内容。微信群仿佛成了我们学习写作的第二课堂。毕竟老师的阅历比我们丰富,老师转发的内容,都是经过他精心挑选的内容,极大地拓宽了我们的视野。“课堂上时间有限,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都讲完,我平日看到不错的内容就顺手转发到我们的小群里,大家感兴趣的话就会点开阅读,其实这也是我们课堂教学的一种延伸。”佘老师说。

写作并不难,难的是如何逻辑清晰地叙述事件,如何准确无误地表达思想。写作不是本能,没有人生来就一蹴而就。万丈高楼平地起,筑基显得尤为重要。简单说来,就是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只有经过长期的训练,才能破茧成蝶,完成蜕变。一篇好的作品,逝去的岁月是它最好的洗礼,无数的废稿是其英勇的勋章,这种作品往往读起来,是有味道的。

写作不是花里胡哨,每个文字都有重量。浮躁驾驭不住文字,平心静气才能感受每一个字的分量,再用心排序,酝酿好作品。

路还长,梦想还未远航。非虚构工坊只能为你调整初始方向,最终的掌舵人还是自己。往哪儿走?又能走多远,全自己努力。发光并非太阳的专利,只要坚持,你也可以!

最后的最后,听听非虚构工坊班的同学们怎么说吧!

吴涵语:

如何写作?如何采访?一直伴随着我们这门课,似乎在每堂课上都成为了佘飞老师的强调重点。但对于我们来说,采访,就是人与人对话,谁都会,老师是不是小题大做了?直到,佘飞老师让我们走出课堂,自己尝试采访,那一刻我才明白了原来老师的强调不是废话,不是啰嗦,愚蠢的是自以为是的我们。我的采访对象是我周围关系最好的朋友,但因为过于熟悉,在正式进入采访前我们的废话总是特别多,影响了采访的效果和效率。我甚至有时候在后悔,我为什么不选择书写自我?而选择一个我从来没有写过的题材?但是,正是在每次修改采访稿,每次采访中,我从最开始绝对否定自己,到后面看着我爱的他们所经历的故事在我的笔下渐渐丰满,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周素宁:

非虚构写作于我而言,是一个挑战。起初我面临的挑战是,我不喜欢非虚构写作。俗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没有兴趣的支撑,我对非虚构写作犹如一滩死水,激不起任何波澜。后来在老师、同学们的互动交流下,我也开始主动了解和学习它。我觉得写作要有耐心,切不可心浮气躁。比如,在一次写作中,我因为赶时间和不耐烦,虽然花的时间短,但内容质量却极其差。第二天静下心后又重新写。如果前一天我能静下心来,也不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在慢慢的摸索中,我也感悟到了写作要善于观察、总结、分析、积累。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事、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能成为写作的素材。在写非虚构作品的时候,采访来的素材片段化成为我写作的障碍,我无法将零碎的素材衔接起来,平淡的语言很难转化为文学语言,等等。在老师的指导下,我一步步解决这些难题。我也感受到了,写作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需要不断地努力、付出。

张洪烛:

在这里,我学习了什么是非虚构写作,什么是真实的故事,学会了怎样去书写他人,以及如何书写自我,这都是我的收获,这些都会成为我以后写作道路上不可或缺的财富。这次非虚构写作作业,我选择面对自我,我回顾曾经和父母的点点滴滴,才发现那时的记忆是多么的美好,也许也有一丝难过,但这是父母对我的爱,这次书写,我找到了最初的自己,也明白了以后的自己,我会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姚楠:

非虚构写作以真实为切入点,将生活与文学巧妙地联系了起来。我在“书写他人”与“书写自我”中选择了后者。书写自我不仅仅是“自娱自乐”,也可以将自己的经历以文字的形式转述给他人。阿德勒说:“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反观现在,长大之后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似乎都与童年发生过的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生活是一个不断找寻的过程,我们在学习中收获,在反思中进步。我是一个典型的“鼓励型选手”,受到认可会很有干劲儿,被批评之后便如同深秋霜打的茄子。而这种性格形成的源头,追溯到童年,其实只是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罢了。希望自己的作品也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杨清松:

在生活中,我是一个想要表达的人,奈何嘴拙,很难全部说出心中所想。很幸运的是我加入了非虚构工坊班,学习怎样观察生活,怎样书写真实的生活。就现在身边婆婆养蚕这件事,我便觉得有无穷的乐趣。小蚕在短短二十多天的时间里,要经历数个成长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细节,婆婆对这些早就烂熟于心。婆婆不停地把桑叶摘来喂蚕,桑叶在蚕肚子里变成一根根晶莹的丝。桑叶与蚕就像婆婆与我一样,她无私的为我付出着她为数不多的时光。当我破茧而出能够自立时,回首见到的只有她颤颤巍巍的身影。

李长金:

我觉得自己来到作家班很幸运,在这里我学会了很多写作思维和写作技巧。这次作业,我本想写的是家族史。我从小到大听我婆婆讲老一辈的故事,我想通过书写家族史,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让其他人也知道老一辈的故事,以及那个时期所发生的事情。因为,在很多时候,老一辈的事迹一直激励着我。佘飞老师也支持我写这个主题,我最初是想写三代人的故事,但是我发现不知道怎样构架这么庞大的故事结构,老师建议我先写一部分故事,所以最后我选择先写一代人的故事,到时候再写其他的故事。

蔡连吉:

以前我接受的写作,是那种在课堂上循规蹈矩、为了高考而写作的作文,总是根据模版练习,在我看来,我的思维是固定化的。在非虚构写作工坊里,老师告诉我们,要创新性地写作、科学地写作、专业化地写作,这让我开始重新定义写作。云鼎国际平台写作,得养成自己的习惯,还要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备,多读各色的书。

在我们的工坊里,作品的研读是很棒的。非虚构写作中的平民写作让我印象深刻。比如,在《胡麻的天空》里,秀英奶奶朴实的写作风格,特色满满。让我明白,亲近大自然最好的方式就是亲身感受自然,平凡的生活中也能创造出伟大。

胡南彬:

板凳端好,又要上课了。这节课要讨论我们的写作选题。之前在确定写作选题的时候,我是很迷惑的,那个也想写,这个也想写,但是却只能确定一个。因为能力摆在那里,也为了更好地完成自己的选题,不分心。我确定的选题是写“矛盾”,我个人认为选题还挺好的,但是老师说我的选题不准确,太抽象了,不够具体,比如,想写的是什么矛盾?老师给了我很多建议,后来我也改了。

方莉婷:

在这学期的非虚构写作课堂上,我所学到的是对于写作更加的有信心,老师经常在课堂上鼓励我们写作,让我们探讨文章,让我们讲出自己对文章的看法,以及让每位同学都发表自己的见解,我们都能参与到课程中,我们在讨论中思考,也在讨论中提高。

 

 

 

撰稿:陈茂

供图:孙绍菊、吴涵语、张茹萍、

张洪烛、姚楠、杨清松、蔡雪松等

2019级作家班非虚构写作工坊班

 


上一篇:519期|书院印象:逻辑交锋辩才,知识碰撞智慧——记2019-2020学年“移通杯”辩论赛初赛圆满结束
下一篇:【院长座谈会】职话未来 后会有期——记数字经济与信息管理学院院长座谈会毕业生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