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通战“疫”之107:新冠肺炎相关谣言澄清!
发布日期: 2020-03-11 浏览次数:

谣言一:近日,社交网络上有传言称,丙种球蛋白可预防新冠肺炎。

真相来了

丙种球蛋白是由健康人血浆,经低温乙醇法分离提取并经病毒灭活处理的免疫球蛋白制品,含有广谱抗病毒、细菌或其他病原体的IgG 抗体。

注射丙种球蛋白是把免疫球蛋白内含有的大量抗体输给受者,使之从低或无免疫状态很快达到暂时免疫保护状态,免疫球蛋白制品对预防细菌、病毒性感染有一定的作用,但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丙种球蛋白可用于预防新型冠状病毒。

有些人盲目地、错误地认为丙种球蛋白是营养药,于是不管病情轻重、有病无病地滥用,结果会导致过敏反应及神经系统、血液系统等的副作用。

谣言二:目前有专家研制出疫苗,而且以身试药,注射了第一支疫苗。

真相来了

不知从何时起,国人热衷于争抢“第一”,足球踢得那么臭,只好引经据典证明足球起源于中国宋朝。现代疫苗始自英国琴纳的牛痘,偏要扯出中国的“人痘”。

本次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同样沿袭这个传统,有心人可以去数数有关新冠肺炎疫苗已经有多少个“第一”了,尤其院士以身试药注射第一支疫苗的谣言刚刚平息,又爆出研究人员以身试药注射第一支疫苗的新闻,虽然迎合了全国人民的期待,可事实却是官方最新发布:估计最早4月份会有结果。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部分疫苗有望能够进入临床研究或者应急使用。

以身试药始于神农尝百草,李时珍发扬光大而成“药圣”,因此在中药领域应该是很普遍的了。而在疫苗界,早期疫苗研究时,研究人员以身试疫苗应该也算普遍,最有名的故事就是顾方舟老先生研发脊髓灰质炎疫苗时,在完成动物试验后,自己第一个试用疫苗,而后为了证明在儿童中安全,让大儿子作为首个服用疫苗的儿童,极为感人。俞永新院士研制乙脑减毒活疫苗时,也是自己带头以身试疫苗的。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科学家们的献身精神值得景仰。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虽然科学家自己试自己的疫苗并没有法规限制,但疫苗研制其实并不需要现代李时珍了,只要按照科学规范程序进行研究,就能朝着获得安全有效疫苗的目标迈进。从科学角度,科学家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并不

能替代必要的动物试验,一系列动物试验是疫苗进入临床试验的前提,而且个人只能代表个体,而不能代表疫苗接种群体,符合伦理、设计规范的临床研究是疫苗安全有效的重要保证。

从严格意义上,当前针对新冠肺炎的所谓“疫苗”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疫苗,最多可以称为“候选疫苗”。因为一种真正的疫苗上市前,需要按照科学、规范和标准的要求进行研究,疫苗必须是安全、有效、质量可控的。

疫苗临床研究一般分为三个阶段,即:I期主要评价安全性,少量志愿者;II期扩大人群评价安全性同时探索疫苗剂量和免疫程序,几百人不等;III期为确证疫苗在目标人群的有效性,并观察安全性,由发病率和疫苗预期效力水平决定参与临床试验的人数。当然特殊情况下,也可能在完成II临床研究结果理想的前提下有条件批准应急使用,同时积累安全和有效的数据。

疫苗的生产周期取决于不同疫苗的生产工艺,以病毒灭活疫苗为例,复苏细胞并扩增到一定量(20天),然后接种病毒并扩增到一定阶段(5天),再加入灭活剂灭活病毒并检测是否灭活完全(12天),离心收集灭活病毒液,纯化获得原液(5天),加入佐剂等辅料配制半成品,分装为成品和包装(5天)。检验时间各有不同,但至少无菌试验需要观察14天。之后送批签发及检验。特殊情况下,经批准可是实行同步批签发。整个流程下来至少需要3-4个月。

所以,目前大家需要做的,还是戴口罩、勤洗手不聚集,静待疫苗“上线”。

谣言三:近日,网传消息称:有人将新冠病毒与美国的流感进行对比,发现两者都会引起呼吸系统疾病,便认为新冠肺炎与流感差不多。

真相来了

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判断。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新冠病毒与流感病毒存在7个区别:①传播速度不同;②患者传播病毒的时间不同;③传染力不同;④重症比例不同;⑤易感人群有一定区别;⑥病亡率不同;⑦医疗干预措施不同。

谣言四:近日,网传消息称:阿昔洛韦是抗病毒药,可预防新冠肺炎。

真相来了

虽然阿昔洛韦是抗病毒药,但它是窄谱抗病毒药,只对单纯疱疹病毒、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巨细胞病毒等有抑制作用,对新型冠状病毒并无抑制作用。阿昔洛韦是处方药,切忌自行服用药物预防新冠病毒。




资料来源:新华网、多彩贵州网、网信重庆

整理人:杨迪清

(大学生记者团 宣传新闻中心)




上一篇:战“疫”前线·党旗飘扬——淬炼商学院学生党员深入基层助力抗“疫”
下一篇:移通战“疫”之106:教育部回应什么时候开学